请谨记网址:www.cnbrightled.com

高考变了但总感觉哪里不对

  原标题: 高考变了,但总感觉哪里不对 头图出自视觉中国 对于每一个经历过高考的人,高二分文理、高三冲

  对于每一个经历过高考的人,高二分文理、高三冲刺、百日誓师应该是共同的记忆。但是随着,这种富有特色的高考轨迹可能会逐渐消失。因为对于很多00后的孩子,他们的冲刺会从进校开始。

  8月23日由市教委制定的《市深化高等学校考试招生制度综合实施方案》(以下简称《方案》)发布。新方案细则落地,成为继浙江、上海后,第二批开展试点的地区(其他包括天津、山东、海南等地)。

  《方案》洋洋洒洒3600多字,内容可以概括出以下几点:不分文理科、科目3+3模式(语数外3门必考+拆分原文理综3门选考)、合并录取批次等。参考同批次天津、山东等地方案,内容大同小异。

  其他地区反响平平,唯独《方案》引起了极大争议。的注意力都落在了这段内容上,“综合评价录取依据统一高考成绩、学业水平考试成绩、面试成绩、普通高中综合素质评价进行录取,高考成绩占比原则上不低于总成绩的60%。”

  请解释下,什么是面试成绩?什么是综合素质评价?直接把这些提到跟高考成绩同等的程度真的合适么......

  如何评价学生的综合素质,一直是教育的重点(也是争议点)。此前的数十年,因为难以做到客观,国内高考录取只能长期采用“一考定终身”这样简单的模式。水至清则无鱼,即使高考制度有各种各样的不合理因素,但它依然凭借相对公平这一优势受到认可,沿用至今。

  高考数十年来屡有修补性改进,但高校录取始终没有脱离“唯成绩论”的轨道,运行稳定。这次教改将录取调整成“高考+学业考+综合素质”三位一体的新模式,明显打破了原有平衡。还设立时间表,分批限期完成,大干快上的架势明显。

  然而任何改变都需要时间去适应,有没有充分论证先放在一边。就方案看,“一刀切”地直接将2017届高一学生投入新标准,与2016届分割开。对于学生、家长、学校都是冲击。

  对于最受关注的综合素质,《方案》中对此的评价包含思想、学业成就、身心健康、艺术素养、社会实践等五个方面。《方案》内容要求学校和教师要“指导学生在《市普通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电子平台》中及时、客观记录反映学生综合素质主要方面的具体活动,收集相关事实材料。”

  以现有的资料来看,《方案》仍只是一套指令性质的指导框架。而立即上马的是一个为期三年的实验:试点的是模式,实验品是学生,2020年才能看到结果。

  不过好歹是第二批试点,前人已经开。依据现有教改成效看,多地实践的结果都可供参考。

  作为率先试点的省市,浙江省于2014年公开发布《浙江省深化高校考试招生制度综合试点方案》,率先提出了三位一体的招生方案。高校依据考生统一高考、高中学考和综合素质评价成绩按比例合成综合成绩,择优录取,高考成绩占比原则上不低于综合成绩的50%(比还狠)。

  新政实施第一个3年周期后(2017年),北大在浙江共录取200余人,其中三位一体65人,凭裸分进入北大的只剩12人,占比不足6%。在浙江共录取150人,其中三位一体105人,裸分录取的仅15人,占比约10%。(数据出自《中国新闻周刊》)

  2016-2018年北大录取情况,裸分录取率逐年走低。图出自《中国新闻周刊》

  好一个三位一体!要知道在2014年甚至更早之前,北大有70%-80%的名额都放在裸分里面进行招生。头部院校的录取情况,与某些部门口中的“一个小规模的试点项目”好像不太一致。

  在“综合素质”选拔量化和公平都有待商榷的阶段,这个“小规模”最明显的反馈,竟集中在最优质教育资源上,这不是好兆头。

  高考改动能有多频繁?江苏可以做到每一拨考生的记忆都不相同。从1999年到2008年,江苏搞出了匪夷所思的“十年五改”,最短的一次只实行了一年。而这还不是“瞎”的全貌。

  考试科目从3门到9门不等,分值从450分到750分不等,文科理科分分合合,而现在及各省分批次中提倡的“三位一体”模式,江苏在2008年就试过,最后没推行下去。

  规则频繁改动对于考生的“”不需多言,而江苏省的教训对于今日全国也颇有借鉴意义。抛开前文提到的综合素质,江苏“08方案”的废弃与“学业水平测试”的不靠谱有直接关系。

  首先,江苏“08方案”总分值区分度太低(450分),将竞争的压力全部堆到学业水平上。如北大曾要求两门选测成绩都须为A+才能报考,大学要求一个A+和一个A。南京大学等大多数重本院校,几乎都要求两个A或以上。

  而规则本身不完善还发生过“临阵换帅”。江苏2008年首次将学业水平测试与高考挂钩时,最初的规则是“6个A加10分”,除此以外均为0分。经反映不公平后,在2010年又改成了“必修科目1个A加1分,4个A加5分”。

  学校为了让学生在高考中加分,只得组织学业水平科目的专门教学来应对“小高考”,这等于将考生的压力提前到高二。高中三年,学生要同时应对两场大考,而互相之间关联性又不强,考生的痛苦可想而知。

  而《方案》在某些方面比之江苏更甚,将学业水平考试细化到了5层和21类,分数赋值都不相同。

  如果说江苏的5分,很多考生没有余力可以选择放弃的线分对于任何考生都是“华山一条”。更头疼的是,江苏当时的学业考试只有10门,足有13门;江苏当时的高考只有3门,是6门,还有3门原综合课的选择也要消耗精力。

  每个故事都需要一个结尾:江苏高考到2021年即将再次变身,废弃江苏卷,重新使用全国卷。浩浩荡荡20年,江苏最终回归原点。

  一位江苏高中教师对教改的评价是这样的:“参加这么多年的历次教育教学,次次锣鼓震天响,次次无疾而终,几乎成了一线教师的催命索。希望以后最好不再出现,别让我的后来的同事再受。”

  审视国内高考的很多现象,会发现彼此矛盾之处。左手是对高考“唯分数论”的全民吐槽,右手是“多重标准”公平性的全民忧心。左右为难,对于教育的信心流失显而易见。

  事关基础教育的诸多,常态是执行不下去,几年就来个推到重建,对于所有亲身参与者都是。如果教改的初衷与落脚长期,是不是应该思考下,的出发点是不是就有问题?

  首先,要承认国内教育的基础属性是竞争,而不是育人。否认这一点的人,孩子基本都是找好了出的(这里不展开)。只要优质的资源没有丰富到全民共享,没有能力逃出争夺的家庭和孩子就还是得拼命挣扎。

  这也是为什么,当希望减负,搞素质教育的时候,现实却是把素质搞成了应试,孩子负担更重;当希望杜绝择校费和赞助,搞起划片派位的时候,学区房却被家长拼得更高,花费更多。

  其次,扩充资源应该是更要紧的问题,这好过守着一群饥肠辘辘的人,“优雅”地商量吃法。

  在具体操作的问题上,很多人都喜欢讨论“招考分离”。试问,如何约束高校对的?如何约束公对高校招生的?在统一高考这么“简单”的制度下都不乏“条子生”,一旦纳入更多主观考量的因素,这些问题会不会因此失控?

  国家对于公立教育的投入已然不少,但阳光总有照不到的角落。不论基础教育还是高等教育,最应该解决的是摘掉“民办高校”和“民办教师”的帽子,不再以出身决定等级。依此来看,合并录取批次可能是《方案》最具现实意义的部分了。

  很多人认为合并“一、二本”就是鱼目混珠,忽视竞争,这种担心可能有些多余。将高下之分交给竞争和社会来决定,效果只会好过交给指令。

  最后,以浙江和江苏的例子来看,《方案》可能也会遇到类似的问题,不论罗列多少标准,新高考没有摆脱一考定终身的单次选择。多重标准与多次选择的区别,以后会逐渐明朗。不过已出,那么还是希望不论理想与否,方案都应该避免运动式的整改。

  每个考生都是“一个萝卜一个坑”,个体在某些里可能只有三两斤的份量,但对于每一个家庭,自家的“萝卜”都是千斤重。所以,别人家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天空彩票免费资料大全_2018六开彩开奖结果_2018年全年资料大全_正版彩票免费料大全_天下天空彩票免费大全 » 高考变了但总感觉哪里不对

Top